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雪钢笔画

钢笔画给我快乐,快乐需要分享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疯狂之骑行旅程(全文)  

2010-08-20 16:46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暑期计划是去西藏,由于事情变化而上了青海湖。我与老骥两人骑车青海湖环游后,又决定以骑行的方式返回江油,这是我俩的首次长途骑行。整个旅程总计骑行1500公里,经历青海、甘肃、四川三种不同风情的高地草原,平均海拔3000以上,旅途中两次骑上海拔4200,4300高山。最疯狂的一天是登上了海拔4200米的雪宝梁以后,又行程100多公里,全天累计162公里.
 这个骑行旅途总体感觉是累呆了!苦呆了!吓呆了!美呆了!爽呆了!
    我俩和我俩的车车是7月27号与匡山青等一伙朋友登上开往西宁的火车,28号中午到西宁。下午逛西宁的清真大寺,领略不一样的文化。
    7月29号我俩骑车从西宁出发环游青海湖,就开始了俩人的旅程。环湖人们几乎都选择顺时针方向,而环湖我俩环湖选择是逆时针方向,的确是与众不同。按藏族的习俗,凡转湖、转山、转寺院均为顺时针方向,我们是骑车,不是转湖,“转”应该徒步才正宗。
    我们的路线是中环线路,西宁-湟源-海晏-刚察-石乃亥-黑马河-江西沟-151-倒淌河-湟源-西宁。
    明媚的青海湖,水天一色而蓝得透明,上面是白云朵朵,下面五彩花海中是白色的羊群/黑色的牦牛/快乐的人们,不愧称为镶嵌在祖国高原的一颗璀璨明珠。大概由于环湖赛的缘故,沿途的人们见到骑车的都招呼“哈啰”。途中不时遇到迎面而来的骑行车队,还有一队轮滑环湖的。大家互相招手致意,“加油!”8月2号从倒淌河出发,翻越日月山,回到西宁,共用5天时间完成500多公里的环湖行程。当晚住在西宁。明天就要踏上返回江油的行程了。
    第二天,8月3号,从西宁经平安到化隆,途中翻越3600米的青沙山。我们在平安一家羊肉泡馍店用午餐时,向店老板打听去化隆的道路情况。店老板看看我们“要翻大山,此山名叫青沙山,高着呐,海拔有3600米”,“前二十里可以骑车,后四十里推车还费劲呢。”“你们过不去的,还不如绕道兰州”。哼!小看人了,我们可是才在3000多米高的青海湖下来的噢!
    我们一路欣赏着沿途异域的风光,一路前行着。山越来越大,越来越雄伟,越来越奇,的确,路越来越难走。店老板没有吹牛,真有蹬不动的感觉了!好不容易盼到垭口的样子,汽车跑的高速路一头钻进了隧道,我们走的道路的路牌上明白写着“进入山区,小心驾驶!”这就是告诉我们,真正的爬山才开始!太不公平了,爬山爬得动的车钻隧道,爬不动的车只能去爬山,什么时候交通法立法规定,自行车可以上高速路隧道哦?在这条法规还没有颁发之前,我们只能默默地爬山吧!我们极尽全力来到垭口,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今天最难的一关终于闯过来了!
    一路下坡,一点点劲也不用,顺利地滑到一个小镇,美美的吃上了两只雪糕,卖雪糕的小伙子问我“你们骑车国家给你们发多少工资?”“车是国家给你们买的?”“我骑一骑试试?”一路上都有人想骑骑我的车,陌生人哪敢让他们骑,一溜烟的跑掉了,我找谁要车?吃完雪糕继续上路,不对劲呀,怎么还是蹬不动。回头瞧瞧,敢情一直在上坡,这坡不小哦,在江油应该是山的概念,高度与麻柳弯不差上下。骑过这一弯,又是一个大坡,前面应该是尽头......哇!又是一个大坡!这大坡还没完没了的了?记不得我们爬的是第几个坡了,这时候的我们已经是骑-骑不动,推车走-走不动,化隆县城的影子还看不到......这80多公里是怎么计算的,没个头哦?青海的道路路牌极少,而且往往路牌上难得看到示意里程的,不象甘肃和四川的省道、国道时时都可以看见路牌,四川的路牌还清楚表明里程,让行路人心中有数。
    就在我们陷入了困境的当口,一辆崭新的农用三轮摩托停在我们面前,开车的小伙子说“你们这样走,天黑也到不了县城的,我捎你们一段吧。”老骥还在犹豫之中,我可不管不顾,迫不及待就答应了。坐上车,小伙子热情地向我们作了自我介绍,还告诉我们这是他刚买的车,正开回工地。知道我们是绵阳来的,他说他的一个表哥在绵阳,并且叮嘱我们,住店应该住到化隆宾馆安全一些。真正一个热心肠的小伙子,祝愿他找到一个好媳妇!祝愿他一生平安!
    8月4号,化隆-循化。因为昨天上坡太多,今天从化隆到循化的54公里路途全下坡,险、怪、奇。两边的山崖很陡峭,颜色怪怪的,路也很陡、很窄、弯多而急,对面来车看不到,几乎就没有直道。而且当地的人也急,习惯开快车。有的时候又长时间不见车的来往,那时是来车怕,不来车更怕。那几十公里路我的感觉是来到魔鬼世界,老骥想拍照,我不准,嘴中只道“小心!快跑!”。
    中午刚过,就到了循化。循化是个撒拉族自治县,黄河横贯循化县境90公里,水质清澈,是黄河最美丽的一段,每年的国际抢渡黄河极限挑战赛就在这里举行。我们过黄河大桥的时候,印象是周围景色美丽入画,但是天下着雨,我们讲好等找好旅馆住下来后,再转回来拍照。桥对面有城市的繁华感觉,当时我们还以为过桥就进循化县城了。一路上我们原则上是住县城,这样安全性有保证。过桥询问路人,结果这地方叫街子,街子是循化的旅游景点,那里有撒拉族的祖寺、十世班禅大师故居、红军修建的清真寺,距离循化县城几公里远。最终结果是等到在县城住下以后,由于疲劳,没能返回黄河大桥拍下黄河大桥的靓影,留下一个遗憾!
    循化的风景种类很多而且美丽,包容着江南的秀丽、黄土地的淳厚、大山的雄伟、险峻、高原宁静、湖泊的透明,还有浓浓的异域文化,历史文化。循化的女性如月亮,少女是弯月,成熟的女子是满月,她们喜爱黑色服饰,我从来没有见过把黑色穿得那么妖娆的女性,一身的黑色犹如幽灵一般的轻盈、袅娜,因为不了解这个民族不敢造次拍照。
    刚进循化城的街口,有一家名叫“王氏精品杂碎店”的牛杂碎汤很不错哦!此店只卖牛杂碎汤,从早上卖到中午,只有半天营业。小店只能摆下几张桌子,没有象样子的装修。食客有所谓的“下等人”,也有“上等人”,店主是一个朴实的老者。出人意料的是,就这个不起眼的小店居然在GoogleEarth上记载着此家店号哎......还是在这条街上,还有一家特别的店,店主“修钟表、镶牙、刻章、配钥匙”你说牛不牛!
    8月5号,循化-临夏县。有两条路可选:一是沿黄河峡谷经积石山到临夏市,再到临夏县,据说是黄河风景最美的一段,就是歌中唱的那一段“天下黄河几十几道弯呐......”这条道路下坡不用翻山,但绕道约50公里;另一条是直接到临夏县,较近。 开初我们选择的是走黄河峡谷的那条道,可是错上了另一条道,找当地的人打听,“山不高”、“翻过山就是临夏”、“就翻一座山”、“另外那条道要绕几十公里”,于是我们就决定不调头而往前走。谁知道踏上的是要命也蹬不动车的道路。先是风景太美蹬不动,老是下车想拍PP。我们以为不就80多公里路程,山又不高,我们有一天的时间,怕啥!比起前天,下午半天的时间我们骑80多公里路,还翻过几座山,其中一座还是海拔3600米的青沙山,今天更有信心。我遥指着在云雾中的山峰,“那山很高,可能有3000多米”,老骥说“不高大概2000多米”,还又说“说不定我们要翻那山”。“你别当乌鸦嘴,我们问了两个当地人都说我们要翻的山不高”我想起前天翻3600米的山还心有余悸噢。一路骑行着越看越觉得不对劲,怎么树越来越少---还没有了---看到牦牛了---问问当地人:还有多远?“不知道”,山有多高?也“不知道”。此地人怎么对里程好象不太在意?我们在县城里打听,到临夏有多少公里?有的说七八十里,有的说五六十里,还有说一百二三。晕死了,不问还好,问了更糊涂。
    骑啊骑,蹬啊蹬,没个尽头,牦牛已经在山脚下了,也骑不动了,好不容易前面终于出现路牌,到了面前一看,傻了:“前方进入山区道路,小心驾驶!”。我问老骥怎么办,他说“继续上。实在不行,返转下山只需要两个小时”。没办法,咬咬牙!上!我说肯定有4000多米,老骥说没有那么高,理由是一点也不冷,还说3000多米的千佛山,大太阳下都是很冷的。来了三个撒拉族的小伙子骑着三辆摩托,他们表示愿意用绳子拉我们上去,可是我们不敢,十几岁的毛头小伙,谁知道?一路上哦上,山体还有滚石、滑坡的。挣扎着终于来到垭口,那三个小伙子坐等着我们,告诉我们“这山叫贺龙堡,海拔4500米,垭口4300米”,我的妈哦一不小心,我们居然上了4300米哦!他们还说“此路不通”。我们一看,果然,道路被堵断了,难怪这一路车特别少,难怪上山的车与下山的车数量一样多,模样也差不多!难怪盘山路上的滑坡、滚石没人清理!堵断路的地方,有几个开车的人,自己在挖土,想挖通路而过去。原来这是青海和甘肃的界山,各省各管各,不通气。我们是轻车,可以扛上车翻过土堆,那几位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车。
    8月6号,临夏-合作。我们从西宁一路骑行过来,沿途欣赏了许多的清真寺、和藏传佛教寺庙,寺庙的建筑很美!藏传佛教寺庙的浑厚、沉稳、辉煌;清真寺的安静、平和、轻盈。这里的人群信依斯兰教比较多,虽然与他们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,间接印象是他们好象也比较安静、平和。十多天的路途中基本上听不到狗的声音,农家院落前后干干净净,没有家畜的气味飘游。无论贫富,门楼也都雕花画彩,门前种植花卉。老农神态安详,喜爱穿着雪白的衣衫。这些天来,我们无论住的是宾馆还是旅店,晚上睡觉都不用关上窗户,白天进饭馆吃饭也没有给车车上锁。
    到了合作,趁天气好,披着太阳的余辉,我们仔细品味了两类建筑的风格和文化,放松着疲惫的身躯。
    提到合作,知道的人不多,但是如果说起甘南州-舟曲,就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合作就是甘南州州府所在地。原来我们曾经考虑过沿着白龙江朝下游走,这样,回四川就不用翻山越岭的,那途中就得经过舟曲,正好撞到泥石流的枪口上。只是我们只是考虑过如果沿着白龙江走,虽然不翻山越岭的,但是那一带气候多变化,安全方面存在问题,多亏了老骥地理常识,我们才放弃了这条道路,躲过了舟曲大灾难。
    8月7号在合作-碌曲的路上,不时有朋友发短信问,泥石流-泥石流-泥石流!你们安全否?一路上不时拉响警报的车飞驰而过,军车、救护车......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舟曲发生的事,只是知道昨天下午,左后方向天黑得吓人,吓得我们加紧奔跑,生怕大雷雨、大暴雨追上我们。到了碌曲打开旅店的电视,才知道我们与大灾难擦肩而过。
    碌曲-郎木寺,朗木寺号称“东方小瑞士”,在国外都有点小名气。这段季节的朗木寺,游客特别多,管理的也差劲。我们只走到甘肃的郎木寺门口,眺望了四川的郎木寺,拍下PP。这两座寺庙以前我们来过。总之,郎木寺这个地方有点名不副实。
    从朗木寺起,一直到后来的回家之路的所有景点,我们的主要经验就是旅游旺季别走这些地方,如果你的人民币很多,又喜欢热闹,就无所谓了。这些地方的大自然风光没说的,美不胜收!人情方面我不想评价,毕竟是家乡人。只是想说:有关的管理人们的眼睛里、心中多装点游客,少盯着钱,要知道人也是景的一个组成部分。要牢记持续发展,目光放长远,这样才会财源滚滚,长流不息。
    郎木寺-川主寺-平武-江油,四川的山川美不胜收,美丽如画,让人恋恋不舍。四川地震灾区道路那可叫险象环生,飞石、泥石流时时威胁着行路人的安全。
    在若尔盖草原上,我们看到了獭鼠的活动,它的皮毛值钱着呢,它对草原的破坏性也大。还有一只鹰就在我们面前俯冲下来,抓走了什么东西,那场面很激烈,老骥说拍成照片多好!我笑他“你反映还来不及哦,除非你事先知道它要在此地来一次俯冲表演。”
    8月12号,平武-江油路上堵车是常事,我们路过的时候,常常不得推着车,从长长的被堵着的大大小小各种车辆的缝隙中穿行。
    记得12道拐那段道路,平时就非常危险的,再加上泥石流的破坏,险上加险。老骥叫我快速通过,不要停留,我敢快吗?泥石流的碎石块让自行车的龙头不停的晃动,弯好急,坡好陡,路好滑,我心惊胆战只好下车推行,老骥急得骂我,我有什么办法呢?原来还打算路过12道拐的时候拍照留念的,那里的山峦和直流而下的瀑布很有特色的。而今在威胁生命的时候,还敢拍照?好不容易终于逃出了虎口!
    在距离江油“50里长亭”-平通,与等候我们归来的友人会师,以为从此在友人的陪伴之下,我们可以轻松愉快地行走最后一段路程。走着走着,老骥越来越跟不上趟,是太过疲劳?友人看到老骥的车的后轮明显比前轮瘪,以为是行李包太重的缘故,不以为然。我想老骥他怎么显得这么的吃力?这么的累?跑在前面的我慢下来跟在他的后面走,感觉好象后轮不正常,我提醒他注意,停下车检查,原来后轮被扎破一根细钢丝扎破,只好拆车补胎。其实我们在青海湖的日月山下山的时候,也遇到完全相同的情况,这次眼看到了家门口,又撞上这样的麻烦!有幸在友人的帮助下,化了20多分钟处理好问题,老骥的车又跑起来了!
   哈哈!我们凯旋而归!啦啦啦!我们胜利了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